speechAtHogeschool

Question background I was asked this question by a sophomore student majoring in Communication & Multimedia Design when I gave a speech about the design process at de Haagse Hogeschool. Basically, he has a feeling that the UI guidelines (e.g.

...
freeBird

週末最後一班電車在00:00緩緩駛離海岸,車上乘客零星坐落,大概都是留戀夜晚隔天卻得工作的上班族。我獨自坐在靠窗的位置,翹著腳,倚著窗,感覺已經屬於這個角落很久了,幾分鐘前海邊震耳的音樂和人聲彷彿已成了遙遠的記憶。 當晚原本的預想大概是這樣:夕陽、微風、海灘演唱會。結果實際上是:陰天、冷風、木屋電音派對,就像我最初認識的他和後來了解的他一樣很不一樣。有趣的是當我試着回想整個過程,驚訝的發現沒有人刻意誤...

San Francisco

如果說旅人會對每個城市留下一個最鮮明的畫面,那我對舊金山的畫面,就屬那起起伏伏的山丘。這裡的山丘不像一般想像中山丘應有的自然風景,而是反差的佈滿密集且高低參差的建築,在某些向上坡道,路人必須花好一翻力氣才能走到下一個街口。也因為某些地方實在太陡了,過去的汽車動力不足,由地底纜繩牽引的路面纜車(cable car)發展成為當地的特色,有三條路線從20世紀初一直保留至今。 因為妹妹在當地工作的關係,這次我有幸以一個完...

rail

那是一個本來應該寧靜的初秋早晨,Delft火車站月台上卻擠滿了焦躁不安的上班族們,我也身在其中。拼拼湊湊廣播和路人間的耳語,依稀知道有個年輕人在Rijkswijk車站跳軌自殺了,向北火車全面停駛,恢復時間未知。 我與一大群殷殷期盼的人們擠在的寸步難行的電車月台,內心卻一點也不期待即將駛來的電車。我滿腦子依舊陷在昨晚那場突如其來的分手,匆促的讓我還來不急大哭一場,我懷疑這次我能否全身而退,我甚至開始質疑兩年前我來荷...

Train-to-AMS-winter

想想也只是幾個月前的事,那時正值冬日末梢,但雪季才剛來臨,我的畢業設計剛剛開始,每週至少兩天要去從Delft通車至Amsterdam的公司報到。早晨的旅途是一趟從黑夜迎向白晝的過程,共一個半小時,像是神聖的儀式。在火車上,我總是望著窗外的太陽慢慢升起地平線,短暫的把天際的角落染成金紅,然後又爬近灰暗無邊的雲海裡。抬頭看荷蘭的天空,紅是偶然的絢麗,灰才是這裡最常看到顏色。 好久以前讀過政大教授柯裕棻的文章《行路難》...

UQ campus

人生中有很多insights,當下體會了可以受益無窮,但錯過了也不致於遺憾終生,因為時間讓人遺忘。在告別學生生涯的前夕,一時興起重讀了學生時代在無名小站(已關閉)寫的文章和小詩,挑選其中十篇,好紀念(和記住)這些青澀但深刻的人事物。   1. 如果 October 21, 2006 如果站在山頂的感覺是孤單的,值不值得用盡氣力攀登? 如果深處異地的感覺是飄浮的,值不值得啟程追求? 如果夢想縮水,是現實的催化還是思想的昇華? 如果生命因接...

milestone

今天銀行戶頭裡一筆Freelance的款項入帳了,這算是我擔任職業米蟲25年來,第一次正式靠自己工作得到的收入。我一整天表面都很平靜,但其實內心挺激動的。雖然這不是什麼巨款,想揮霍還得三思,但這對我來說絕對意義非凡。 記得兩年前的現在我剛拿到TU Delft的入學許可,看似前程似錦,但其實我對未來一片茫然。那時的我對設計一知半解,隱約感覺自己對設計是有熱情,但要設計什麼也講不太清楚。同儕們覺得我很做自己,但其實我也懷疑自...

Train-to-AMS

過去一年,我在歐洲的旅行大概可以分成三種類型: 第一種原則上是撿便宜的觀光心態,因為身處荷蘭位於歐洲中心的地利之便,網路上又有許多「覺得不買會對不起自己」的廉價航空機票,當走馬看花的成本不致於影響日常生活時,就當便宜買個日後可以說嘴的經歷,物超所值。 第二種是帶有目的性的短期停留,包括讀書、工作或其他差事。這和第一種旅行都帶有「那就順便…」的心態,但因為多了光明正大的管道可以認識當地人,所以最終看...

AMScanel

一切都是從一場莫名的感動開始。 相隔一年後,再次從筆直的新生南路一路向南,重返我母校附近的公館商圈。透過公車的車窗,我溫習著熟悉又陌生的台北風景。公車行經大安森林公園、龍安國小、台灣大學、清真寺、懷恩堂、真理堂,一路綠意盎然,最後止於永遠人潮川流不息的斑馬線,左邊是歷史風華猶存的台大正門,右邊是人文薈萃的誠品書店。可能是回憶在感官上加油添醋,我忽然覺得台灣好美。 這個突如其來的感覺或許有點自high,...

IDEfaculty

大部分的人對於我大學念商管而研究所轉到設計領域的事實都有驚訝不解的疑惑。就我的觀察,這種疑惑通常分成三種類型:第一,啥?妳幹嘛放棄賺大的錢的機會自己跳進沒日沒夜的設計黑洞。第二,商管和設計差那麼多,課程上要如何互補與銜接?第三,這樣要怎麼準備作品集,你有補習嗎? 有關第一點,我想這和人的個性有關。我長越大就越了解自己,射手座的我太愛自由(雖然我不太相信星座),忍受不了一刻有目的性的陪笑裝忙,和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