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飛鳥

freeBird

週末最後一班電車在00:00緩緩駛離海岸,車上乘客零星坐落,大概都是留戀夜晚隔天卻得工作的上班族。我獨自坐在靠窗的位置,翹著腳,倚著窗,感覺已經屬於這個角落很久了,幾分鐘前海邊震耳的音樂和人聲彷彿已成了遙遠的記憶。

當晚原本的預想大概是這樣:夕陽、微風、海灘演唱會。結果實際上是:陰天、冷風、木屋電音派對,就像我最初認識的他和後來了解的他一樣很不一樣。有趣的是當我試着回想整個過程,驚訝的發現沒有人刻意誤導什麼,只是彼此都做很多了一廂情願的假設。

『到底是什麼原因驅使我來到這個地方?』我抽絲剝剪的思考着,車窗外灰暗又急逝的街景成了思緒最好的佈景。我從來就不是熱衷夜生活的人,煙與酒對我來說助眠不助興,對於大麻和其他在這裡見怪不怪的藥也興致缺缺。可是這次,我還是來了,在不熟悉的環境、音樂、和人群間自在擺動。我試著把自己的心歸零,在閃爍的燈光和瀰漫的煙霧中隨波逐流,有幾個瞬間,我真的以為自己正在舞台上,完成青少年時期未完成的熱舞夢。

從前的我,對於一件與自己價值觀相衝突的事,通常會馬上用輕視的態度品頭論足、畫清界線,殊不知很多觀念都是膨脹自我且與事實不符的假設。現在的我,會在評論之前先嘗試,試過後再依自身經驗決定喜惡。雖然還是有很多事情我沒辦法照單全收,但至少我可以理解樂趣的來源,並選擇性享受的我所享受的部份。

『或許我的心胸真的變開闊了吧?』想到這裡,我突然感到無比驕傲。

此時電車停了,他與兩位朋友上了車,我的思緒也跟著踩了煞車。

他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一開始引起我注意的是他的眼神。當他幾個月前,深情款款的看著我,說要跟我一起去遠方旅行時,縱使內心深處有很多懷疑,我還是不顧一切的信了。只是這股甜蜜因為彼此的差異很快的由濃轉淡,理智上我知道夢是該醒了,情感上卻還是任性的想多睡一會兒。或許這個想法,才是驅使我前來的真正原因。

『速食店已經關了。』他們邊說邊在我身旁坐了下來,電車又開動了。

此時耳機裡的音樂正好播放著Lynyrd skynyrd的Free bird:

“If I leave here tomorrow. Would you still remember me? For I must be traveling on now. Cause there’s too many places I’ve got to see.”

『他大概就和歌詞裡的主角一樣吧!』我想。他熱愛自由,討厭任何義務,不在意別人眼光、普世價值、和飄渺的未來。人生目的是enjoy life,當下的快樂至上。到現在我還是分不清,這是自信還是自傲,但可以確定的是,是這股堅定的灑脫把原本沒有交集的我們從遠拉近,然後又從近推遠。開始與結束都是同一個原因。

此時電車已經遠離海岸,荷蘭的傳統建築又開始密集,原本在白天應該瞭若指掌的街景在夜晚卻變得似曾相識:鬧區大街上空無一人,一路上商店櫥窗裡的模特兒們像在進行沒有觀眾的演出,有點淒美也有點詭異。就和他一樣,白天和夜晚是兩種樣貌。

『所以…除了出來和我們鬼混,你還曾經做過什麼瘋狂的事?』朋友露出狡猾的眼神探問。也許是方才的酒精,加上深夜一起起鬨,我們的話題開始無所顧忌。

回想這些年來,我生活的各種層面始終被過剩的好奇心導向看不見終點的道路。我以為瘋狂過後緊接而來的是平靜,但後來發現瘋狂之後可以繼續瘋狂,就像眼前這幾位大男孩一樣,用近乎驕傲的表情語調闡述一件極其白目的酒醉趣事。離開學校後,人生節奏和年紀的關聯越來越小,和態度的關係越來越大。

如果要給自由下一些定義,那『人在異鄉深夜的電車上聽這些光怪陸離的故事』可以是其一,也是當初我選擇離開舒適圈的原因。一個人在異地,跳脫了原生社會的框架限制,很多時候莫名的會變得很勇敢,去沒去過的地方,做沒做過的事,和這輩子原本不可能對話的人成為朋友。幾年過去,我已不再是那個畏畏畏縮縮害羞怕生的小女孩。

『既然這樣,等一下跟我們在市中心下車吧!』他提議,兩位朋友一起附和。

『你是認真的嘛?』我問。

『看著我,你覺得我不是認真的嘛?』他用和幾個月前同樣深邃的眼神看著我說。

電車到了市中心,車門開了,他們一行人下了車,和還坐在車內的我對看著。

『You only live once!』他們齊聲高喊,清亮的嗓音劃破了寂靜的夜。

耳機裡的歌剛好進入了高潮:

“But if I stayed here with you, girl, Things just couldn’t be the same. ‘Cause I’m as free as a bird now, And this bird you can not change, oh, oh, oh, oh.”

我看著即將關上的車門,內心不禁納悶:『到底free bird是他?還是我自己?』

2 Responses
  1. Yu says:

    我好喜歡好喜歡你的文章,尤其是這一篇,好有畫面、好有感覺。
    (一開始是先看到朋友分享的”荷蘭、謝謝、珍重再見”,也是在DB上看到快掉淚,因為你完全把我那種”心理上說不出的微微不舒適感”完整的表達出來了,包括收穫的部分也是:)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