軌道旁的領悟

rail

那是一個本來應該寧靜的初秋早晨,Delft火車站月台上卻擠滿了焦躁不安的上班族們,我也身在其中。拼拼湊湊廣播和路人間的耳語,依稀知道有個年輕人在Rijkswijk車站跳軌自殺了,向北火車全面停駛,恢復時間未知。

我與一大群殷殷期盼的人們擠在的寸步難行的電車月台,內心卻一點也不期待即將駛來的電車。我滿腦子依舊陷在昨晚那場突如其來的分手,匆促的讓我還來不急大哭一場,我懷疑這次我能否全身而退,我甚至開始質疑兩年前我來荷蘭的目地。當抽像思考激烈拉扯著瀕臨崩潰的意志,有沒有擠上現實中眼前的電車、有沒有準時抵達辦公室,好像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買張機票吧,大不了立刻回台灣,工作不管了,房租不繳了,荷蘭本來就不是我的家,早走晚走都是過客。」思緒的一頭是萬念俱灰。「妳要加油,再撐一下,撐到電車來了,搭上車就可以move on了。」思緒的另一頭是歲月累積的殘存理性。

此時我的身體被往前一擠,卡在人潮和鐵軌道間進退不得。看著軌道,沒有一躍而下的念頭,但我卻意外理解了那個在Rijswijk年輕靈魂的衝動:在人生進退不得的時候看不到未來又無路可退,那是一種無止境的孤單與徬徨,令人感到絕望。

出國留學或工作是一件浪漫的事:不同語言,不同文化,不一樣的價值觀,每天都有新的靈感和衝擊。但在另一方面,出國也意味著脫離熟悉的語言文化,失去本來的個性,重建新的社交圈,學習獨立處理事情,面對孤獨,與自我內心深處對話。說穿了這是一場探索世界的華麗冒險,也是一段對抗寂寞的蛻變過程。

每個異鄉遊子背後都有故事,故事對人的影響不一定會反應在學位或薪水上,但它卻紮紮實實的改變了一個人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觀點不再非黑即白、標準不再統一,過去深信的可能瓦解,原本認為不可能的可能成真。幾年下來不斷的衝擊、刺激、沈澱、反芻,外表也許改變不大,但靈魂可以擁有全新的面貌。

如果問我在國外的這些年我改變最多的是什麼,我可能會說:我的意志不再像五年前一樣不堪一擊,我漸漸領悟出困境中的幽默,對不如意的小事一笑置之,對預料之外的大事坦然接受。

「為了愛我的那些人,我不會讓自己絕望的。」隱約記得當時在混亂的月台上莫名湧上的這個堅定念頭,讓我擠上了第三班電車,一如往常來到了辦公室,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拿鐵咖啡作為一天的起頭,醒醒腦,我的生活要繼續,我要繼續做我喜歡的設計,沒有任何人可以剝奪這原自內心的快樂。

轉眼間已是歲末年終,只記得那週末我確實在摯友面前崩潰了,哭的像任性的三歲小孩。不過令我自己也感到意外的是,我只花了兩週的時間就差不多讓一切恢復常軌。然後緊接而來的,是在工作與生活上的重大突破,超乎預期的進展使我感到無比的滿足。相較之下,幾個月前電車旁的強烈情緒已是雲淡風輕。

我想起電影阿甘正傳裡的經典台詞:「人生有如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將嚐到哪種口味。(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約莫十年前第一次看到這句話時,內心並無特別感覺,現在重讀感受特別深刻。

或許克服寂寞是把世界變大必經的過程。當初自己選擇出國,是為了想看更多的風景,既然決定了就不要後悔,更不能輕易放棄!

Leave a Reply